定了!《政府工作报告》职教部分增补3处,2019教育这么干

2019-03-18 17:22:07 5


李克强总理代表国务院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3月15日表决通过了关于政府工作报告的决议,批准了这个报告。

《政府工作报告》共修改83处。其中在保障和改善民生方面,关于教育的内容,共增补了10处表述包括“加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依法支持民办教育发展”“支持中西部建设有特色、高水平大学”等。报告中关于教育具体是怎么说的?这些修改背后,到底隐含怎样的政策含义?

2019年政府工作任务

在“继续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部分提出——

多管齐下稳定和扩大就业

◆  ◆  ◆

■ 扎实做好高校毕业生、退役军人、农民工等重点群体就业工作,加强对城镇各类就业困难人员的就业帮扶。

■ 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既有利于缓解当前就业压力,也是解决高技能人才短缺的战略之举。

■ 改革完善高职院校考试招生办法,鼓励更多应届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等报考,今年大规模扩招100万人。

■ 扩大高职院校奖助学金覆盖面、提高补助标准,加快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互通衔接。

■ 改革高职院校办学体制,加强师资队伍建设,提高办学质量。

■ 引导一批普通本科高校转为应用型大学。

■ 中央财政大幅增加对高职院校的投入,地方财政也要加强支持。

■ 设立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奖学金。

■ 支持企业和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加快产教融合实训基地建设。

■ 我们要以现代职业教育的大改革大发展,加快培养国家发展急需的各类技术技能人才,让更多青年凭借一技之长实现人生价值,让三百六十行人才荟萃、繁星璀璨。

在“加快发展社会事业,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部分提出—

有关教育表述的篇幅,为近年之最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让周洪宇有两个没想到:一是他当代表16年以来,从未见过政府工作报告中与教育相关的表述,增补了10处之多;二是与往年集中在“教育”部分表述不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教育”部分的描述,既放在“民生”部分表述,也分散在教育、就业、消费、创新等多个领域,既呈现出多点开花的特点,又要点突出,篇幅明显长于往年。

周洪宇分析,从篇幅上来看,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最大的特点,就是把“职业教育”从“教育”部分中单列出来,放到“就业”部分来谈,而且篇幅达12行,不仅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教育”部分的13行篇幅接近,而且几乎相当于去年政府工作报告整个“教育”部分的总篇幅。

“从增补的内容来看,主要分布在‘2018年工作回顾’和‘2019年政府工作任务’中的‘职业教育’和‘教育’三个部分。如果单纯从篇幅来看,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关于教育的表述,为近年之最,是往年篇幅的两倍。”周洪宇说,可见,党和政府对教育事业发展寄予了厚望。

在周洪宇看来,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教育”部分给他的整体感受,是在“发展更加公平更有质量的教育”提法上,较去年新增了两个“更”字,这意味着,现阶段国家、老百姓对于教育质量和公平的要求更高,心情更迫切。

此外,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除增补8处教育内容外,还新增两处与教育密切相关的内容,也给周洪宇留下了深刻印象:在“保障基本医疗卫生服务”部分,增补了“加强健康教育和健康管理”;在“丰富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部分,增补了“倡导全民阅读,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

针对“短板”,职业教育部分增补3处

“职业教育今年很热。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代表们对职业教育有很多讨论。”周洪宇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既有利于缓解当前就业压力,也是解决高技能人才短缺的战略之举。这个提法,相当于把职业教育摆到了关乎产业转型升级的战略地位,彰显了党和政府推进产业转型升级的决心。

“幸运的是,当时代表们提的这些建议和意见,基本都被采纳了。”在周洪宇看来,政府工作报告增补的3处职业教育内容,对职业教育发展定位、思路以及认识进行了重新确认。

对照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记者发现,“职业教育”部分的第一处增补内容是在政府工作报告草案“改革高职院校办学体制”后,增补了“加强师资队伍建设”。

为什么增补这处内容?周洪宇认为,这是将教师队伍建设作为扩招100万人的一个前置条件。意思是说,如果只扩招,不注重从社会和企业引进技能型教师、培养“双师型”教师,高职的教育质量就难以保障。

紧接着,政府工作报告在草案的“中央财政大幅增加对高职院校的投入”前,又增补了一句“引导一批普通本科高校转为应用型大学”。

对这处增补,周洪宇说,政府工作报告草案原来的提法,都是指向高职院校的,忽视了还有一批四年制地方普通本科高校也能承担应用型人才的培养。其背后的信号,一方面是明确了地方普通院校也可通过转为应用型本科大学,承担扩招任务;另一方面明确了今后的职业教育,既包括三年制的高职,也包括四年制的应用型本科大学,甚至还有少数高层次技能型创新型硕士、博士教育。这就把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本义体现得更完整,也改变了过去认为职业教育只是教育层次、不是教育类型的片面观点。

“这处增补,对于职业教育的发展非常关键。其深层次的含义,就是真正把职业教育看作一个体系,也直接回应了不久前国务院印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精神。”周洪宇说。

一直以来,实训基地建设是职业教育的主要“短板”。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此格外关注。政府工作报告在草案“支持企业和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之后,增补了一句“加快产教融合实训基地建设”。这也是“职业教育”部分的第三处增补。

“这处增补,回答了企业和社会力量怎样参与兴办职业教育的问题。”周洪宇认为,它告诉企业和社会力量,要想兴办职业教育,可通过与学校合办实训基地,也可合作把实训基地办在企业或学校。

“这处增补的针对性非常强。职业教育的本质要求,需要理论结合实际,和产业结合,把论文写在车间、写在大地上,黑板上种不出稻谷。而过去,我们在发展职业教育时,每所学校都建实训基地,既没有足够的资金,也没这个必要,完全可以通过机制体制改革,充分利用企业资源,把企业和社会资源变为师生的实训基地。这样,既可补齐职业教育发展‘短板’,也有利于培养高质量、上手快的实用型人才,实现学生充分、高质量就业。”杨善竑举例说,合肥市正在规划建设一个职教园区,在园区内所有学校共用实训基地,这样既能防止重复建设,又能提高资金、设备的使用效率。 

2018年工作回顾

■ 资助各类学校家庭困难学生近1亿人次

■ 大力推动义务教育教师工资待遇政策落实

■ 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

■ 促进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